首页 > 道学事业 > 养生事业与产业 >

【视频】东蒙论道之新媒体视域下道教传统文化的新思路、新担当

作者:      发表时间:2017-05-22 17:04:08        

\

从左至右分别为王驰、田艳、杨世华、卢国龙、林学飞
     

       编者按,2016年8月6日,中国(温州)新媒体和道教文化发展高峰论坛顺利举行,上海道教学院副教务长王驰,北京时间副总裁田艳,大公网总裁,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卢国龙,中国道教协会副秘书长杨世华道长共同围绕“新媒体视域下道教传统文化的新思路,新担当”这一主题进行了讨论。

      一、在新媒体时代,怎样面对精神信仰缺失问题

      田艳:最近30年以来,中国确实存在精神信仰缺失的问题,这跟中国传统文化的断代有一定关系。现在社会上存在的许多现实问题反映出中国人在某些方面已经丧失了传统文化,从某种程度上说,新媒体的出现加剧了这种状况。30年以来,中国的传统文化并没有得到发展和延续,反而研究传统文化的人也越来越少,学者也很少去传播。新媒体是一种交互传播的途径,一个观点出来之后就会出现许多反对的声音。在现实条件下去重新构建精神文化方面的道德伦理,或者说文化传承,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

      卢国龙:我们需要思考的是中国当代是不是精神缺失?如果是精神缺失,那么它的根源在哪里?一种精神的重建能不能够由外来的东西赋予?还是说这个精神需要由国民本身自己生长出来?我认为新媒体实现了道教史上的一个重大理想,两汉时期的学术主流为两汉经学,社会的治理基本上是以儒家的五经为蓝本。当时发展经学的原因有两个,其一、经学是前代的圣人留下来很好的治理国家的历史经验;其二、校正版本。什么是真的经?自从秦始皇焚书坑儒之后,后来的经是根据记忆和校对之后恢复的。对经典的解释非常重要,只有把古代的意思弄明白之后才能用来治理现代的问题。可以说汉代对中华民族国家精神进行了很大程度的整合,形成了国家认同,我们现在所谓的汉族就是从这里来的。

      经学是有传承,有流派的,也就是说社会规则的制定是存在暗箱操作的。后来对,学者对经学治国提出了怀疑,就是说社会的规则应该是由公共讨论之后形成的,不能是由经学家在自己的书斋里琢磨出来的。后来道教对如何治理国家提出了一个很好的主意,这个主意在《太平经》里,其中建议国家在天下所有的驿站都设立一个箱子,就是现在所谓的意见箱,让天下黎民都能将自己的意见表达出来,“以天下人之虑,解天下人之疑”。即按大家的意愿治理大家的事情,但当时由于技术手段的限制做不到。现在我们有微信以及各种新媒体平台就可以把大家的意见统合起来,这不就是实践了道家的理想吗?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就不用担心中国人的精神缺失问题。精神缺失的根源是每个人都失去了自己增长精神、创造精神的机会。如果每个人都可以自己去增长精神,我们这个民族还会缺乏精神吗?

       林学飞:我觉得道教首先要梳理一下自己要传播的是什么这个问题。作为媒体人需要考虑的问题是谁?要传播传什么?作为我们道教界人士的话认为应该多培养懂道教的媒体人员。

      杨世华:道家文化对中国的国民以及社会的影响力不够,现在我们国家变成了59个名族,其中有月光族,啃老族还有低头族,低头族的出现既是新媒体的功劳也是新媒体惹的祸,新媒体可以说是一把双刃剑。媒体总会对道教界的一些负面的东西进行放大和夸大,造成了现在社会上的一些乱象,新媒体在这方面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作为宗教界也就是大家来讲,这是一个难得的机遇。我希望能通过自身的传播的途径、方法和手段,开放自己的窗口和平台,但是也要有一定的门槛,就是不要涉及负面的东西。要促进中国土生土长的道教文化的传播,也希望新闻媒体能够多报道道教界一些正能量的东西。

      二、古老的道教跟新媒体两者能不能结合,如果能够结合方法是什么?能不能形成一种共赢?

      卢国龙:道教界是代表中国人意识的一种宗教,但为什么道教界的人数比其他宗教的人数都要少?发展的规模都小、都慢?怎么断定中国的道教徒比其他宗教的人数都要少呢?举个例子,如果一个人遇到一件令他惊讶的事,如果他说“Oh, my God !”那他就是一个基督徒或是天主教徒;如果他说一声“阿弥陀佛”就说明他是佛教徒;如果他说了“我的妈呀”,那他肯定就是儒家。如果说到“哎呀,我的天啊!”那肯定就是道教徒。因为道家是最早把天道这个意思彰显出来的。所以对到道教徒,你是无法用断定天主教徒的方法进行统计。

      道教从历史上原来就是以伦理为本位,也就是说是否信教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能否做个好人。所以从根本上说道教是最尊重个人信仰自由的宗教。我国的宪法说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而国外通常的提法是宗教自由。有人会认为国外的“自由”比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的自由度更大,我认为这个问题是很不一定的,因为西方存在一个主流的宗教。比如某个人刚出生就会被带到教堂受洗,他们根本没有选择,哪里来的自由?所以西方的自由,可以说是有选择某种信仰的自由。道家非常尊重个人对于信仰自由的选择,它不是把主要的精力放在传教上,是以人为本的。尊重他人的自由权是道家最基本的传统。

      加拿大的两位学者提出了“宗教经济学”这一说法,他们认为一个宗教拥有信徒是因为——它所产生的精神产品被人所接受。它出售了它的精神产品从而俘获了信徒的精神信仰。按照这个含义说的话一个宗教传播的范围越广,市场占有越大说明它的产品质量就越好。我认为这种说法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如果这个宗教它采取的是一种系统的营销,甚至是传销的方式,它传播的范围跟一个以人为本位,充分尊重他人宗教信仰自由权力的道教相比较,他们传播的手法完全不可以同日而语。那怎么能按照市场的占有额来衡量它的精神产品好还是不好呢?这至少是违背了一个人类文化学的观点,这个精神产品好还是不好决定于它对于对于受众来说是适应还是不适应。

      从某种意义上说,新媒体的这种传播手段给了道一个很好的机会,创造了一个平台。《道德经》中说“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我的精神产品有多好,我拿出来跟别人分享,在分享的过程中,他们会给我反馈回来一些问题,同时我本身的精神又在创造。这也是我自身参加这次会议的一个初衷,我想要观察新媒体与道教的结合对于道教的传播的方式和分享文化的方式的这种推动,可能会引起道教本身在文化精神产品上喷发的阶段,这也是我的期待。

      杨世华:我们的许多道长对新媒体是抵触的、拒绝的、回避的。这是因为他们不了解这个东西,但其实他们在了解新媒体的之后,就开始接受这个东西。我认为应该把道教文化和新媒体传播很好的结合起来,道家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有宗教的教化功能,也有它的文化教育功能,应该抓住新媒体发展的机遇好好传播道教文化。

      田艳:“有影响力的人”是传播的最基本的层面,我们道教界中的媒体人应该去影响处在社会主流的这些人。微信公众号中优质的公众号超过10万个,如果这10万个公众号中的作者都会参与进道教传播中的话,这样起到的效果会更大。道教的传播就是要发动更多的在这个领域中的人,所以道教的文化应该学会走出去,就是将自身推广出去。

      林学飞:从传播学的角度说我们首先要对这两个事物进行分析,一个是互联网到底是什么?也就是新媒体到底是什么?新媒体是这个时代所赋予的一个传播的工具,我们只是学会了使用这个工具而已。不论是从新媒体的角度还是从传统主义的角度,永远遵循到一个话题是——内容为王。所以我想在这里倡议,懂道教的人要学习使用新媒体。这并不是特别的困难,新媒体的时代变化非常快,所以作为各位在使用新媒体的时候,要对新媒体和要传播的东西进行分析,不要硬上。如果没有想好定位,没有想好特色,你可以交给专业的人给帮忙进行打理。

      我认为现在道教媒体传播,为什么会这么少?可能跟道教的文化特点关系,还有跟我们的教育制度有关系,我们国家政策说宗教不可以进校园,我认为可以改一改,道家的文化和道教的历史完全可以进校园,可以让许多人正正规规地了解道教的文化和历史。道教不要做成一个小众的传播,不要让道教只是在区域内的传播。
      三、如何去尽量避免跟社会上的某些大众,在新媒体的这个平台上对于道教的神圣性进行异化,特别是那种庸俗化,调侃化,戏谑化的方式。
      杨世华:新媒体是一个非常开放的平台,但同时它也会对道教界产生一定的伤害,这涉及到中国的国民怎样看待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民众对中国的宗教和文化都有一定的误解,对于这些问题,我们宗教界道教界人士首先要从自己做起,要行的正走的稳,还有就是要把我们的道门打开,要利用互动的方式和我们自身的平台。道教是一种信仰也是一种文化,我们可以从文化入手来进行一系列的探索和尝试。
      田艳:我认为互联网的发展,事实上是拉低了整个社会对于道德水平的建设。拉低就意味意味着我们还有更高的提升空间。我认为首先我们需要谈的面对这个问题,在某些程度上说他们产生这种误解也是我们传播不够的问题,如果中国人在修为上面存在敬畏之心的话,这种状态就不会存在。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是中国人并没有或者是达不到这种层次。其次要正确引导。将道教与道教文化提升到国家层面上进行建设。就是一个社会共同呼吁的问题,涉及到提升,中华民族整体文化水平的问题还有中国传统文化传承的问题。
      卢国龙:道家是一个富矿,道教中还有很多很多的东西可以作为我们现实生活中的一种资源。如果媒体发现道教的这些东西都是闪光的金子,将这些东西发布上去的话,一些负面的东西,便会被挤占掉。
      林学飞:互联网和新媒体是西方的产物,这是西方当初为了实现新闻自由,而产生的一种用于发泄的、负面的产品,并不是由于为了传播方便传播方便而出现的。所以新媒体出现的这些负面的东西是非常正常的。但是从这个问题上反应出来的是我们道教界的正确引导的知识太少了,为什么会出现负面的呢?是因为人们看不到正确的东西。看不到正确的才会被误导。所以我们需要在人才方面下好功夫!
      我觉得西方和中国的传媒的做法和意识形态上不同的,西方不宣扬意识,他只宣扬产品。任何的文化宣扬都是有载体的,我们的道教有很多的东西比如说太极拳,气功,道医这些都有助于道家更好的发扬壮大。要用别人听得懂的语言来讲故事,所以我们去传播的时候一定要有一个载体。比如说我精通太极就可以把太极这一方面做的很全,就是说一定要有自己的特色。

      本文为视频文件,点击下方链接观看完整视频

      http://v.qq.com/x/page/z03215ub51k.html

      本件作品为老子道学研究会官网原创稿件,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如获转载授权必须注明“来源:老子道学文化研究会网”,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了解更多信息,请扫描屏幕下方二维码关注“老子道学文化研究会微信官方公众号”

\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