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道家养生与医药 > 丹道修炼 >

胡孚琛:内丹学概说(三)——究竟境界(上)

作者:胡孚琛      发表时间:2017-05-22 17:50:39        

王重阳创立全真道,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原因,就是他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忧患意识。盖当时北宋朝廷覆亡,少数民族入主中原,在那些有着人生使命感的知识分子眼中,毋宁说是一次严重的民族文化危机。王重阳以道家文化融汇百家之学,创立三教合一的全真道,恰好是撷取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华。他所开创的全真道北派内丹学,亦是对南宗男女双修的同类阴阳丹法革命性的改造,其既不失丹道性命双修之旨,又取儒佛心性修炼之长,使内丹学集中了儒、道、释、医诸家文化的精华。自此以后,全真道不灭,内丹学不失传,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则无灭绝之虞。中华民族本来是一个混血民族,历史上重教化而不重血统。如此则中国传统文化兴盛,中华民族则必能兴旺发达,中国传统文化的命运和中华民族的命运是密切相关的。现在看来,全真道祖王重阳的心灵境界,其眼光和气度,其文化学养和思想水平应为中国历史近九百年来第一人者。王重阳的境界,即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究竟境界,也是内丹学的究竟境界。内丹学是新道学文化的一大支柱,因之内丹学的究竟境界也是新道学文化的究竟境界。

 

然而王重阳以来的近九百年间,中国的火药、指南针、造纸、印刷术、炼金术等发明相继传入西方,终于使欧洲告别黑暗的中世纪,在15世纪迎来了文化复兴的曙光。从15世纪下半叶开始,西方文化开始从自己的文明源头(古希腊文化)中汲取力量,由此进入了一个文化创新的时代。正如恩格斯所说:“这是一次人类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最伟大、进步的变革,是一个需要巨人而且产生了巨人--在思维能力、热情和性格方面,在多才多艺和学识渊博方面的巨人的时代。”(《自然辩证法》)人类自站立行走200万年,大约到一万年前才进入文明社会,然而在欧洲文化复兴之前,人类的活动对自然界几乎没什么威胁,人类是和自然界融合为一体共同发展的。文艺复兴以来,人类增强了作为自然界主人的意识,开始以自己创造的文化与自然界的造化争权。加尔文的宗教改革为社会发展输入了动力,麦哲伦的环球航行,哥白尼的太阳中心说,伽利略、开普勒、笛卡儿、牛顿、拉瓦锡等科学巨星的出现使人类逐步洞察自然界的奥秘。17世纪弗朗西斯·培根提出“知识即权力”的口号,认为人类社会进步的标志就是以科学的力量认识世界和征服宇宙。从此西方文化在以工业化、城市化、信息化为标志的现代化浪潮中逐渐形成一种信念,即认为大自然的资源是取之不尽的,人类在征服自然中可以获得无限增长的财富,这种“社会进步”不可停止,科学发展没有极限,工具理性是万能的。19世纪以来,现代科学开始成为历史发展的杠杆,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思潮在西方文化中成为主流意识,人类和自然界的对立加深,大自然的不同物种,人类的各色种族都被推上相互残杀的战场,都要受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规律支配。中国的情形则不然,儒家文化一直保持着敬天、畏天、靠天吃饭的传统,自宋明儒学在中国上升为占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父权家长制的专制政权日益僵化,至19世纪在世界列强眼中已视为可以任意欺辱和宰割的羔羊。此后中国知识界的精英在落后挨打的残酷事实面前以为救亡之路在于仿效欧美或苏俄,愤而把《天演论》的社会达尔主义思潮引入中国,“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优胜劣败、弃归图新”的口号响彻云霄,成为中国迈向现代社会启蒙思想的主旋律,高扬一种砸烂旧世界、战天斗地的斗争哲学。20世纪以来以工业化、城市化、信息化为标志的现代化浪潮遍及全球,终于形成全球一体化的大趋势。在全人类刚刚跨入21世纪之门时,美国发生了震憾世界的“9·11”事件,美国系统科学家欧文·拉兹洛(Ervin Laszlo)2001年出版了他的新作《巨变》(中译本由中信出版社20022月出版)。拉兹洛多年在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主编《世界未来》学术刊物,他是罗马俱乐部成员、布达佩斯俱乐部主席,他在书中证实地球已成为一个整体化的具有网络结构的复杂巨系统。当前全世界的全球化趋势,实际上是全球美国化,是以欧美为中心的西方文化统治全球、征服世界的大趋势。西方的主流文化以其唯物主义机械论的世界观,以其工具理性万能、掠夺大自然的科学主义社会发展观,以其聚敛钱财、贪得无厌的物质主义价值观,以其相互竞争、弱肉强食的个人利己主义人生观,导致了环境污染、人口爆炸、生态危机、资源匮乏、臭氧层破坏、气候异常、灾病流行、贪污腐败、恐怖犯罪、战争危险等威胁人类生存的恶果。拉兹洛在书中大胆预测,现代西方以工具理性为主导的文化所造成的恶果,今后十年间如果不能发动一场彻底改变这种旧价值观的“意识革命”,从根本上完成“文化转型”,全世界的政治、经济结构则会彻底瓦解。拉兹洛预言这一巨变过程共分为四个阶段,即启动阶段、转型阶段、混沌阶段、瓦解阶段或突破阶段。自1860年至1960年,科学技术的发明极大地增强了人类的社会生产力,人类靠掠夺自然界创造了大量财富,工业化和城市化的浪潮遍及世界,人类以自我为中心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构成了对自然界的威胁,启动了这次巨变。自1960年至2001 年,人类靠高科技极大地提高了生产效率和消耗自然资源的速度,人口急剧增加,巨额财富流向少数人手中,信息科技革命催生了全球一体化的大趋势,这就是巨变的转型阶段。在这一全球化的转型阶段,工业化、城市化、信息化成为国家现代化的标志,美国人追逐高科技服务与生产的贪欲和奢侈豪华的高消费生活成为全世界向往的样板,连贫穷国家城市和乡村的居民都争先恐后地做起发财梦,不择手段地先富起来。“现代化样板”的力量是巨大的,它会在全球触发激烈的趋同效应,当中国、印度等人口大国都以美国为样板发起快速冲击时,全球现代化的浪潮就临近平衡点不远了。人类掠夺大自然的活动造成空前的生态危机,地球的面貌被人的力量迅速改变,连空气、饮水、食品都被污染,人类的生存质量和安全感以及都市、乡村的可居住性都在降低。本世纪初,人类在歌舞升平地自我陶醉,勾心斗角追逐财富的繁华之梦中迎来巨变的混沌阶段,拉兹洛预言这一阶段仅短短十年时间。自2001年至2010年,随着人口猛增及现代化的加速使人类对地球各类资源的需求日益提高,而地球的自然资源在人类多年持续掠夺下临近枯竭,生态环境急剧恶化。世界各国家、种族、各异质文化和宗教、不同社会制度之间频繁冲突,人类对既有的价值观和社会理想充满“何去何从”的疑惑和彷徨,世界进入骚动期,情况近似复杂巨系统达到稳定极限时的混沌状态。在这十年间,人类需求上升的曲线和地球资源、自然生态供给下降的曲线终于会相交,现代化的负面效应达到饱和的极限,全球社会就会进入不安定的混沌阶段。拉兹洛写道:“到了21世纪第一个十年时,由政治范畴的冲突、经济范畴的脆弱性和金融范畴的不稳定,以及气候和环境恶化的种种问题所引发的高度紧张,会使得社会进入巨变的‘混沌跃进’ 期”。“21世纪初期的混沌,不是趋向于可维持的全球性平衡,就是导致地方与全球性的危机和随之而来的瓦解。”(《巨变》)地球上人类的命运受自然环境、社会历史和文化传统的制约,同时又需人类自己创造。混沌阶段是人类命运的“关键决定时期”,此后人类社会真正的巨变就会到来。人类如果沿着西方文化的主流价值观走下去,就会进入瓦解阶段;如果在西方的价值观上发生一场新的意识革命,完成新价值观的文化转型,就会进入突破阶段。在巨变到来之前,人类是可以选择自己的命运的,人类的命运决定于全世界对21世纪文化战略的抉择。

在中国,由于现代化起步较晚,还没有达到欧美国家现代化水平的临界点,因之至今我还不认为已经进入拉兹洛所谓巨变(Macroshift)的混沌阶段,大概“9·11”事件也不能看作美国进入混沌跃进期的标志。这样,拉兹洛关于2010年以后巨变即会到来的预言似乎稍快了一些,我以为人类至少还有几十年的时间为新文化的创立和传播作准备。虽然我对拉兹洛关于人类在本世纪初大劫难的预言持有异议,但却非常赞同他在《巨变》一书中用系统科学思想对文化转型的分析,所差的仅是巨变发生的时间早晚而已。我们知道,根据系统论的非线性混沌动力学理论,整个宇宙、整个地球、整个人类、每个国家及社会群体,皆是一种开放的超巨系统,其进化的动力学机制受一些基本的动力学要素的制约,当巨系统中这些基本的动力学要素被系统中多种因素变化的积累效应达到难以承受的程度时,整个巨系统就会进入一种无序的混沌状态。例如一个国家的社会政治、自然生态系统如果贫富过分悬殊、贪官污吏横行、豪强盗贼得势、矿产和森林乱采乱伐,当贫富人口比率、土地流失率、失业率、犯罪率等指数超过极限达到整个社会难以承受的程度,就会出现天下大乱的混沌状态。超巨系统中一些基本动力学要素超过极限的这种混沌状态是不稳定的,当系统中出现“灾难性的分歧点”(catastrophic  bifurcation)时,系统变得异常敏感,一次偶然事件就会诱发整个系统的巨变。目前全球人口已达到60亿,而且还在增长。饮水、空气、土壤等资源被污染、破坏并不断减少,城市的各种废弃物在不断增加,每年失去 500万到700万公顷的农业用地,预计到2025年全球三分之二的人口将处于无法生活的状态。这种趋势不但会助长各国社会的无政府状态,出现集团犯罪、恐怖活动、黑社会组织、邪教、伤天害理的大量冤狱、传染病、饥荒等惨绝人寰的悲剧,还会加剧国家之间、种族之间、宗教之间的重大冲突,甚至引发核大战,或者兴起移民风潮,打破国界,造成全球的无序状态。拉兹洛认为挽救这场人类大劫难的唯一途径,就是对西方文化的主流价值观进行意识革命,首先从欧美等现代化样板国家的人民改变人生伦理观念,提倡“以让其他众生也能生活的方式来生活”的全球伦理以促进文化转型。布达佩斯俱乐部的英国哲学家彼得·罗素(Peter Russell)说:“从全球的视角看,我们的文明是一种疯狂的文明,是一种极具剥削性的文明。很难说我们对生物圈的影响是良性的。如果就这一问题举行全球公决,如果给每一个物种投一票的权利,以决定是否允许西方文明延续下去,那么我想除了蟑螂和老鼠以外,几乎所有的物种都会投我们的反对票,会有 99.9%的反对票:西方文明对地球一点好处也没有。西方文明应该灭亡。”“我的意思是,作为个体的人,我们不应该灭亡,但我们存在的现行模式应该灭亡。需要出现一种新型文化。”(《意识革命》,中译本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1年出版)世界上众生的生存权利本来平等,人类某一种族的主流文化危害众生的生存权利,不但会失去其延续的合法性,而且终必危及自身。拉兹洛说:“这就是大自然处理问题的方式。如果一个物种自己变成了瘟疫或癌症,它就到达了一个关卡,这个关卡会阻止它的繁衍,或促使它集体自杀,就像旅鼠那样。”(《意识革命》)如果有一天人类因核大战、环境污染、灾疫饥荒等原因像恐龙那样灭绝,大概只有老鼠能超量繁殖统治世界。然而如果人类继续破坏臭氧层,紫外线可以杀死陆地上露天活动的一切生物,甚至连老鼠也很难幸存。宇宙的未知世界越来越向人们透露,时间和空间、物质和精神、有和无、生命和无生命、动物和植物,本来就是一个统一的密切关联的整体,都含有道性,都是由道生化而来的,人为的片面加速某一种类的变化必然引发整体的变化并招致大自然的报复,这是新道学的自然律。西方由牛顿、笛卡儿等人开创的唯物主义自然科学范式只研究物质运动,忽视人的心灵、意识等精神的层面,将直觉、灵感、超感官知觉等非正常状态心理学的研究排除到科学之外,不能认识虚无空灵的道世界,因而也是不完善的科学。按照托马斯·库恩的科学范式理论,这种不完善的科学再往前发展必然要打破旧范式,创立新范式,发生一场像钱学森教授预言的那种真正的科学革命。美国精神病学家斯坦尼斯拉夫·格罗夫(Stanislav  Graf)说:“通过比较,我们有大量的数据显示,目前科学对意识的理解是不充分的,是站不住脚的。这一证据来自比较宗教学、人类学、实验精神病学、实验精神疗法、超心理学、死亡学和其他一些领域。但所有这些材料都被主流科学忽略了。”“也许在不远的将来,我们会拥有基本和美丽的数学,它包括的客观实在更多,它把人类的意识、生物世界和物理世界包括在一起。”(《意识革命》)按照拉兹洛等人的观点,要挽救本世纪即将发生的全球性生态大劫难,必须对西方文化的主流价值观进行“文化转型”和科学革命,而寻找一种新的文化则要首先进行“意识革命”。拉兹洛、罗素、格罗夫等人发现,某些宗教家、哲学家、艺术家、科学家,包括一些土著文化的萨满仪式当事者、瑜珈和禅宗修持者、幻觉体验者、太空旅行者、打坐祷告者、心智超常者、神秘沉思者、灾难经历者、先知先觉者、垂死体验者等,都能发生“意识革命”,从此变得更宽容,更有爱心,更能体验到一种整体意识,从而改变西方文化的狭隘价值观。格罗夫说:“在精神体验中,我们经常有这样的感觉,我们正在与一个超越个人源头建立联系”,“它可以被称为宇宙意识,普遍心灵,道”,“个人的灵魂最终似乎与万有同在。”“我们感到从最深层的意义上说,我们的确与创造的本原和创造的整体是同一的。”“它们可能都伴随着在震惊中领悟到我们正走向毁灭和自我毁灭的过程。有时,这些体验包括了天灾人祸的情景,如果我们不改变,天灾人祸就在前面等着我们呢!终极体验自然会产生地球公民意识、深刻的环境意识、包罗万象的普遍灵性,它们要取代目前主流宗教的宗派主义和不宽容。”(《意识革命》)在中国的历史文献中,每当一个朝代灭亡或重大历史事件发生之前,都有大量地震、日蚀等异常灾变的记载,史家称之为上天的“谴告”。既然宇宙是一个有灵性的统一体,是一个亚原子过程的统一网络,是一个信息的整合场(意识场),那么出现荣格所谓“共时性”现象就不足为奇。拉兹洛说:“当前我们大家面临着一种真正的危险,当类似这种情况存在时,就有一种东西正在渗透到我们的思想中来,警告我们要实行变革,并为我们提供变革的动力”,“它是一种集体的无意识行为,在我们中间发挥着作用。”(《意识革命》)这种现象在《立世阿毗昙论》、《长阿含经》等佛教典籍中也有记载,据说由于天下众生造下无边恶业,要受“小三灾”和“大三灾”的恶报。小三灾有饥馑、疾疫、刀兵;大三灾为火、水、风。小三灾起时尸横遍地无人葬埋,但尚留下一万善人作为种子以便灾后再繁殖后代。大三灾来时则欲界诸天、山河大地、人间、饿鬼、地狱都在劫难逃,仅有修道有成的人才能升至光音天躲过此劫。据佛经说,三灾来前人类的先知先觉者从上天的“谴告”中得到警示,带领人们齐修十善。连三恶道的众生报尽后也不再作恶,生于人间修十善行。这时社会上人们灵修成风,不少人依法修证到二禅,便可上升到光音天,光音天为众生降世欲界以前的根据地。拉兹洛等人描述的情景,与佛经的预言何其相似乃尔!

布达佩斯俱乐部拉兹洛等学者的观点,实际上与我近十年的研究殊途同归。拉兹洛等学者预言和寻找的那种新型文化,实际上早已存在,那就是中国古老的道家文化的生态智慧,那就是我这些年努力开创的新道学文化。拉兹洛等人的著作一次也没有征引《老子》、《庄子》书里的文句,但他们阐述的新思想都不过是对道家思想的现代诠释。不难看出,他们倡导的“意识革命”也没有超出道教内丹学的范围,他们的新科学观也是我在《丹道法诀十二讲》早已阐明的新道学自然律。我是今年刚听到哲学所的同事闵家胤教授的介绍才得知拉兹洛等人的思想,然而在没有读到拉兹洛教授的著作之前,我在《21世纪的新道学文化战略》(载台湾《鹅湖》杂志20011112期)所提出的观点和他如此巧合,这说明东方和西方不同文化素养的学者都感受到地球生态劫难危险临近的警示了。拉兹洛等学者描述的意识革命的心灵终极体验,也就是内丹学中修道、悟道、得道的境界,也就是庄子“吾丧我”时同道一体化的境界。如此看来,21世纪必然是人类“灵性复兴”的世纪,人们要通过普遍的灵修促进意识革命,促进科学范式的转变,完成西方主流文化的转型。同时,21世纪也必然是新道学文化在全球大放异彩的世纪,我们要重新注释《道德经》使它传遍世界,揭开内丹学的神秘面纱使它登上科学殿堂,以实现古代丹家“神仙满街走”的预言。早在19367月,《扬善半月刊》载前辈内丹学家陈樱宁先生云:“现代国家社会,无论办何种事业,皆非有严密之组织不可,独立孤行,断难成事,盖不徒修道为然也。”“因欲联络全国超等天才,同修同证,共以伟大神通力,挽此世界末日之厄运。”(《再复北平杨少臣君》)壮哉斯言!陈樱宁先生“因欲集仙学之大成,不便偏守一家之言论,且不肯让仙术为富贵人所独占,以致平民无分”,故改变江湖上师徒秘传的旧习,倡导组织现代修道团体,并将内丹修持功夫在报刊上公开讨论。此等心胸,和王重阳于北宋覆亡之际创立全真道,推广修持自身阴阳的清净丹法以广度有缘的宗旨相呼应,皆体现出普度众生的大乘气象。值此全球面临生态大劫难之际,新道学文化的创立和内丹学的公开传授应属刻不容缓,故我将其基本内容择其要点而论述之。

 

第一节丹道的究竟义

 

佛陀初转法轮多言“无常”、“苦”、“无我”、“不净”等,而《涅槃经》、《圆觉经》中却又讲“常、乐、我、净”,盖前者为“不了义”的方便说法,后者为“了义经”,丹道之传法亦复如是,也有“不了义”与“了义”之别。我以前讲学习丹道有“理、事、法”三项,而以访求真师秘传丹诀为入手要义,现在却打破师徒秘传的旧规,倡导学者由“见地”悟入,将“穷理”放在首位。这是因为我自1980年冬季至2001年深秋,花了21年时间拜师访道,由这些师传的丹诀入手,终于悟透两重天地、出生入死的丹道原理,发觉丹道的法诀皆是由这个丹道原理衍生而来,学者如能先从“理”上证入,称作“见地开悟”,相当佛教的“文字般若”,也可以作丹师。“理趣”上不明而传“证量”上的法诀,终是空谈。江湖术士辈所传丹道皆重“诀”不明“理”,故难达丹道究竟境界。丹道研究一旦驱散江湖术士为冒充“真师”故意散布的迷雾,进入学术研究的殿堂,则“处处杨柳堪系马,家家有路通长安”,不难找到科学的修炼程序。

《上品丹法节次》云:“殊不知此道之在人心,不分三教,不问何宗,大家有不可磨灭之良知良能,直贯乎太上之心传。”我至今求道26年的经验证明,丹诀并不神秘,只要立下弘道大愿,勇猛精进不懈,必有缘得知丹诀。金丹大道,只“存诚”两字可入,贵乎与古真心心相印,一旦机合神融,天心洞启,法尚应舍,何须寻师,自会豁然有路可通。内丹学要公开普度,首先必须破除江湖术士辈为敛财行骗制造的寻师传法的迷信,只我所著《丹道法诀十二讲》,已经将 “理”、“法”揭破,学者只管由此悟入,诚心修证,不必再入江湖受寻师求法之苦了。我以前讲丹道有“三家四派”之传,即自身阴阳之清净丹法,同类阴阳的彼家丹法和龙虎丹法,虚空阴阳之虚无丹法。按丹家秘传的说法,“阴阳交合谓之丹”,丹字日头月脚,日月即阴阳,即男女,即男女二炁逆向交合而生成的“婴儿”。丹道的发明一开始即和吐纳、行气的思路不同,其运气路线要逆转任督,最初盖由房中术的“还精补脑”发展而来。至今丹道子午周天之“取坎填离”、“抽铅添汞”功夫,仍称之为“还精补脑”。故严格说来仅有同类阴阳之丹法才是古仙所传最初意义上的丹法,其实只重命功的修炼。特别是同类阴阳的龙虎丹法,乃古仙所传以术延命的正统丹道,其功法补血得血,补气得气;筑基未完,不敢得药;炼己不纯,不敢还丹;步骤森严,但一步有一步的效验,丹诀无一句玄虚,以术栽接也不神秘,乃是实实在在的续命益寿、返老还童的功夫,极具中国道家文化的本色。同类阴阳丹法的理论基础除了“还精补脑”功夫外,还有《黄帝内经•阴阳应象大论》云:“形不足者,温之以气;精不足者,补之以味。”陈致虚注《参同契》引此二语,谓“只此二语,道尽金丹”。足见丹道之神仙原来和葛洪之长生思想并无二致。王重阳创立全真道,融汇禅宗,兼附易理,欲并儒释而一之,强调了丹家所传“自家精血自交接”的男儿怀胎之说,力主性命双修而重在性功,开创自身阴阳的清净丹法,实为内丹学的一次革新。清净丹法为“三家四派”丹法的基础,现已在社会上公开传授,修习者众,逐步为民众所认识。然而这种清净丹法,既是最基本的,也是最高深的,学者苟能彻悟其理,掀翻境界,运用起来奥妙无穷。《女宗双修宝筏》载李泥丸祖师云:“男子双修不用鼎,用鼎终非得道人。添油小术非真诀,真诀三才为一身。女子双修总一般,无含三有育成丹。个中真一如仓粟,造化为炉熟任餐。”因之从内丹学的究竟意义上说,丹道法诀亦无庸分为“三家四派”,玄关一开,隔山隔湖阴阳也能交感;生龙活虎,遍满虚空,得药即可炼丹,仅王重阳创立的清净丹法即可将丹道精华包罗殆尽,故全真道也将之誉为“天仙丹法”。《皇极阖辟证道仙经》载丘处机云:“深耕则易耨,布种为勾玄。识得玄中奥,种子遍大千。”又有偈云:“活虎生龙习静时,虚空交感不相知。无中生有还归彼,有里还无我得之。得此恍同巫峡雨,全凭目力慎维持。”盖此类丹法,融佛教禅宗和密宗之学,以善用真意之深耕置种、假幻勾玄之术贯通“三家四派”,不为有钱有势者所独占,心诚即可入道,有大愿则有大成,故最宜普度。我在认真研读王重阳的著作时,曾将他的上千首诗词一一推敲,凡透露丹道法诀的诗词皆为摘出,作为本书的附录,使王重阳北派丹法的真传大白于天下。我也呼吁学术界把内丹学研究的重点放在全真道,放在王重阳和全真七子身上,学者们只有以自己的聪明才智掀翻丹道究竟境界,才能在现代社会发展创新内丹学并真正将丹道的瑰宝贡献给全人类。

全真道的内丹功法,要求独自一人居于“环堵”之中,隔绝人世进行修炼。环堵又称圜堵,原如王重阳的“活死人墓”及全真七子所居山洞,“入环”即佛教所云“闭关”,坐环修丹者大多需三至六年时间才能有成。现代社会发展节奏突然加速,自然生态的生命场和意识场早已被人欲横流的全球信息网络污染,一人独自坐环有发生精神变异的危险。爱因斯坦曾说:“一个人如果生下来就离群独居,那末他的思想和感情中所保留的原始性和兽性就会达到我们难以想象的程度。” (《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其实“人到兽时不如兽”,当代人类的心灵趋向和全球无线电通讯网络都传播着相互残杀的信息,极易激发出独坐冥想者的兽性,为罪恶的邪教所利用。因此,在现代社会内丹修炼要组建起慈善的社会团体,选择适宜修道的景胜之地,筹足一切活动经费,在文化氛围上和人心意念上共同营造适宜修习丹道的小气候,方有希望同登道岸。至于专门化的同类阴阳丹法,须要由海内外合法的科学研究机构来组织进行,这也是无忧子师和知非子师生前的观点,先师传我彼家丹法和龙虎丹法之法诀,盖亦因我忝为国家科研人员之故。此类丹法须打破性禁忌,得到科研数据,通过志愿者的实验,创造出一种符合现代社会伦理规范的新程序,才能重见天日,用以为普通民众造福。至于虚空阴阳之丹法,实乃是同类阴阳的虚空运用,决非“招摄虚空先天一炁”这句话所能概括。其实能自虚无中感召先天一炁,便是摸到造化鼻孔,为三家四派丹法之共同法诀,江湖术士辈只将这句话说得嘴响,决无本领达此境界。我盼望着得遇上述适宜丹道的修持条件和科研条件,且愿意倾我所学,和有缘道友同修同证。

 

 

第二节内丹学的根本修持法诀

我近几年为博士生讲授内丹学,仅以王重阳《五篇灵文注》、丘处机《青天歌》为教材,一句句讲了好几遍,此处不想再重复讲述,读者可以自己研读这两篇丹经,便能得北派真传。我要在此讲述的是王重阳的丹诗《四得颂》,想由此诗揭示丹道的入手要诀和诸家丹法的基本修炼程序。《四得颂》诗云:

得汞阴消尽,

得铅阳自团,

得命颠倒至,

得性见金丹。

首先讲“得汞阴消尽”一句,汞属离(),为火,乃心中阴精,又称木液、青龙髓,即人之元神。元神为先天之神,识神为后天之神;先天属阳,后天属阴,丹道为消阴炼阳之功夫。人能定心止念,以如如不动之妙明真心为清净之体,以不坏不灭之无染元神为灵妙之用,则群阴消尽而得汞。《参同契》云:“此两孔穴法,金气亦相胥。”丹家用穴守窍,皆是两两成对,上下呼应,前后相通的,这一点切须牢记。天仙大丹之修持法诀,须提挈天地,把握阴阳,阴阳即乾坤二卦,必使阴阳相互感应与交合才能结丹,具体到人身,就是以两孔穴阴阳相互呼应之法炼养神气。如以人体为阴,卦在坤宫,则身外虚空玄关一窍为阳,卦在乾宫,二者正合“以无制有”之丹诀。如以人体头部元神所居内院为阳,卦在乾宫(泥丸宫),则人身腹部乃真气发生之所(又称牝府),卦为坤宫(黄庭宫),二者正有“上下冲和”之妙用。头部亦有两孔穴,为丹家千圣不传之秘。其一在两目连线的正中间,与鼻准到印堂的连线横竖相交,丹家称之为“十字街头”,又名祖窍穴。丹家每言“万两黄金买不到,十字街头送与人”,就是此窍的秘语。有的丹家秘传一穴在祖窍稍上的两眉连线中间的眉心,称为天目穴,有“大道不远在目前”之秘语相传。天目穴的作用,在于激发光感,以聚光止念。盖人脑中之松果体本为“第三只眼”,有感光功能,外通两眉间之天目,乃神光激发之所。人之左目为日,右目为月,双眉间之天目为日月合璧之处。头部双目间之祖窍穴,又名山根,乃人脑之性户,是引罡秘法之要穴,亦为神光归根之地。此段功法,入坐后以“身要直,体要松;息要微,意要轻;齿轻叩,津频咽;缄舌气,凝耳韵”为入手要领,先将双目向鼻端下视,以鼻准调整目光之强弱,使垂帘得中,遂即放下,聚光天目穴。先以内视神光向颠顶(囟门、又称百会穴)一注,感应红黄星点若雨洒下,即以双目、天目存如梵天“伊”字(∴),微以意运如磨镜然,则两目神光自会于眉心天目穴,光耀如日闪烁于眼前,复由天目返照山根性户,然后于此处(祖窍)凝聚神光,由此上通下达无不如意,此乃天仙丹法的回光功夫。其二头部的另一孔穴在鼻下悬空的径寸之地,丹家谓之“悬胎鼎”,又名“虚无窟子”、“虚无窍”,乃鼻下呼吸出入之根。邵康节诗云:“天根月窟闲来往,三十六宫都是春。”树之根在地下,人乃无根之树,其根在头上,头为天,足为地,则天根为头顶百会穴,月窟为海底会阴穴,这也是丹道的两孔穴交感之法。人体号曰“无根树”,实际上人体的神经系统恰似一棵倒置的大树,树根即扎在脑中,全身的神经都受大脑指挥。四肢如树的四条枝干,以下肢脚心涌泉穴和上肢手心劳宫穴为对外交通要道。会阴穴为主干树冠之花蕾,为全身生命力之要害,和头顶百会穴相通,密宗谓之生殖轮和梵轮。会阴穴(生殖轮)为凝聚性能量的灵蛇蜷伏之处,激活灵蛇,便可使其向百会穴(梵轮)伸长,性能量亦升华为五彩神光,完成丹家炼精化炁、炼炁化神的程序。《黄庭经》云“泥丸百节皆有神,一部之神宗泥丸”,但存泥丸之神即“寿无穷”,故丹家特重“天根”和“月窟”。

然而根必扎在地里,月必悬于天上,这是因为人之九窍中双耳、双目、双鼻孔恰成坤卦()在上部,故谓之扎根于地(坤),号曰“天根”;口、肛门、生殖器为单数,恰成乾卦(),在下部,故谓之悬月于天(乾),号曰“月窟”。这样,鼻下方寸之地的虚无窍恰在乾坤二卦之间,又为色身与法身之交界处,医家名为“人中穴”,亦称此穴在天地之间正中的人位。古德有诗云:“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就在自心头。人人有个灵山塔,应在灵山塔下修。”“自心”二字合为 “息”,“自心头”即鼻下呼吸起头处的“虚无窟子”,“灵山塔”即鼻准,“灵山塔下”即鼻孔下虚空方寸之地,足见此诗即鼻下虚无窍之秘语。莫认真诗云: “平生姿韵爱风流,凡笑时人向外求;万别千差无觅处,得来原在鼻尖头。”孙陀罗尊者云:“世尊教我观鼻端,我初谛观,经三七日,见鼻中气出入如烟,身心内明,圆洞世界,遍成虚净,犹如琉璃。烟相渐消,鼻息成白,心开漏尽,诸出入息,化为光明,照十方界,得阿罗汉。”此段功法,即是将前在山根处所聚神光,移至鼻下虚无窍,与鼻息融为一体,在鼻下径寸之地的“虚无窟子”光气合一,心息相依,渐入虚空大定,消尽心魔群阴,元神光明无垢,则为“得汞”。先师知非子《仙道漫谭》有云:“于鼻外径寸之色法两身交界点中安神调息,有息则在鼻外虚空中相依,无息则在鼻外虚空中入定,以此功始,即以此功圆。”先师誉之为“西派别传超等天元丹法”。我为接引后学,曾提出“得汞定律”:“修道者依法诀在鼻孔下悬空方寸之地的虚无窍心息相依,使神气在一定火候下发生光合作用,久之神凝气定而先天元神呈现,即为得汞”。这个定律断定意念和呼吸按法诀相互作用可由后天转为先天,仅是借假修真的方便说法。得汞实为“离宫修定”之功,心死方能神活,神活即为“得汞”。我个人修持则参照藏密《椎击三要诀》以求先见性,足见得汞之法非止一途,读者不可将活法拘为死诀。

其次再讲“得铅阳自团”一句,铅属坎,为水,乃身中阳气,又称金液、白虎脂,即人之元气,写作“炁”。元气为先天之气,呼吸气为后天之气,当后天呼吸转为胎息(内呼吸),先天炁在丹田(肚脐)凝结成团,沉甸甸的像“铅”,便是得铅。我为接引后学,亦曾总结出一个“得铅定律”:“修道者依法诀在肚脐部位的丹田凝神,使身心在一定火候下发生光合作用,产生放热反应,久之形成以肚脐为中心的原始星云般旋转的先天之物,称作炁,此处形成炁穴,炁是有重量感的阳性高能虚物质,亦称作铅。”这个定律断定在肚脐使意念和肉体按法诀相互作用可由后天转为先天,也是借假修真的方便说法。人的腹部在丹经中称作坤宫,又名牝府、西南乡,其实腹部的孔穴在丹道中也有多个,亦须两两呼应。人初生时肚脐和母体相联,下丹田正在脐内,显然丹田这一孔穴在人体中具有特别的位置,为炼丹起火得铅的要窍。

历代丹家皆以“凝神入炁穴”为修炼要诀,将头部祖窍所聚之光引入丹田,在这里内视凝神、“积精累气”、水火既济,则为丹道正途。意守丹田之法各家承传不一,有文火熏蒸者,有武火烹炼者,有松静而入混沌者,有寂照而入虚空者,火候全在自己灵活掌握。据一些丹家的修持经验,凡调息细匀,微意轻照即止,念中无念,中和在抱,归于自然而无作之功夫,往往在丹田稍上部位出现炼丹反应,丹家称此孔穴为黄庭中宫。丹家以双目中间一穴为“性户”,乃性功修炼之地;以两肾中间一窍为“命门”,乃命功修炼之地。人之肚脐和背部之命门前后交通,亦是下部“两孔穴”,其功夫全在两肾之连线上,称作“治命桥”,其间留有“肾间动气”,为胎息起始之地。南宋咸淳初年(1264)青霞真人所传“修肾间动气法”,以为人出生之后,先天炁停于两肾之间,今人宰牲,曾见两肾之间腰脊膂处有一空膜,其中有气鼓荡至肉冷方息,此穴即为玄牝之门。其功法专修肾间动气而得铅,以自然之真火候采取抽添,迎之以意,送之以目,惺惺默默,不久则两肾火起,夹脊如车轮,泥丸如汤浇,口中生甘露,两目生神光,不仅得铅,而且得汞,以铅伏汞,渐成仙胎。“得铅”实为“水府求玄”之功,神火入水府(坎)而炉红汤滚,水受热则蒸腾为炁(炼精化炁),炁即是铅。丹诗所云:“昔日逢师真口诀,只教凝神入炁穴”,“西南路上月华明,大药还从此处生”,“若问真铅何物是,蟾光终日照西川”等,都是这步得铅法诀的秘语。铅有内外之分,外铅为虚空中先天一炁,意注丹田转为先天虚无境界,炁穴形成,玄关开窍,便可招摄外来之铅。

接着讲“得命颠倒至”一句,丹功中有两次颠倒。第一次颠倒为坎离交媾、采药归鼎的复命功夫,可得玉液还丹。第二次颠倒为乾坤交媾、移神换鼎的见性功夫,可得金液还丹。刘一明游金城遇龛谷老人,得丹诀云:“性命必须双修,功夫还分两段”,“先天一炁,自虚无中来”。这说明丹道功夫分为命功和性功,二者是两段不同的程序。命功的要诀是在虚极静笃下开关展窍招摄先天一炁,称作“外药了命”;性功的要诀是无欲入定促生大药孕育婴儿,称作“内药了性”。第一次颠倒时以铅伏汞,铅汞归真土(即凝神入炁穴),身心寂不动,外药自得,命功成就。然“得命”后第二次颠倒又至,中间停顿不得,须了得真如之性,才免抛身入身之患。

此段功法,只须忘情忘形,委志虚无,身心于大定中妙合而凝,如此神守坤宫(坤宫乃真炁发生之所),静极而动,海底有一轮新月之光上透,丹田火热,有一股无质的纯阳真炁熏蒸上腾,过尾闾,闯三关,聚泥丸而下鹊桥,送归土釜,河车运转,此即坎离交媾,以铅伏汞结成玉液还丹之象。此时元阳充实,内真外应,先天一炁自虚无中来,点化身内之还丹(铅汞凝结之“紫金霜”),使神抱于炁,炁包于神,神炁凝结,三关升降,上下冲和,生出五彩神光,凝为至宝无象玄珠。此先天一炁虽自外来,实由内孕,此乃无中生有,有中生无,无因有激之而成象,有因无感之而通灵,有无混融,二炁感通,定中生动,造化自现,其功夫非关存想,不赖作为。要之,此乃丹家通过玄关一窍沟通两重天地的功法,盗虚无世界之宝入有形之色界,以法身修炼色身使之与道合真,便是命功究竟。

得命之后,于凝然大定之中,勃然机发,玄关大开,顿觉无边无际一片虚无空灵,失去天地物我的界限,此时神守玄关,意迎牝府,于恍惚杳冥中一点红光闪入丹田,与身内神炁交合,阴阳相引相激相抱,如波涛翻涌透过三关化为琼浆,顷之点滴落黄庭,吞入腹内,香甜清爽,便是金液还丹。“如今说破我家风,太阳落在月明中”,此功法为乾坤交媾,我之神炁深入玄关窍中,打开有无之界限,方知我身不过是一丹炉,我本一个真意而已,此时乾坤合一,霞光万道,虚灵独露,完我太极。

最后讲“得性见金丹”一句,即结成灵胎,婴儿现象的功夫。据《上品丹法节次》,丹家于修成金液还丹之后,便是“得性”,还有“十月养胎”、“移神换鼎”、“泥丸养慧”、“炼神还虚”、“炼虚合道”、“与道合真”六步功夫,才能“见金丹”而达性功究竟境界。“得性”为得“灵明性体”而锻炼之,相当佛教密宗大手印之“四瑜伽”功夫而有异曲同工之妙。禅宗谓之“明心见性”,其实“明心”即“开悟”,相当金刚乘大手印之“得法身见”,“见性” 则是见“灵明性体”,为丹道“得性见金丹”之起始入手处。

这段功法,须于证得金液还丹之后,神守黄庭中宫,常使炉火温温无间,十二时中,念兹在兹,如鸡抱卵,如龙养珠,所谓专心致志,持空养虚,以空养神,以虚养心,随心变神,十个月化尽阴滓,阳神出现,结成灵胎,随之行移神换鼎之功,阳神自然升至泥丸宫中。丹家于此惟端拱冥心,诚而明之,直至婴儿现象,塞断黄泉路,冲开紫府门,身外有身,得大神通。丹家惟真幻两忘,寂定无为,定自生慧,静极则动,婴儿动而愈出,然只宜多入少出,如此乳哺三年,婴儿老成,九年功满,便可动与天俱,静与天游,出有入无,与太虚同体,返乎无极大道。

丹经每云“道本无相,仙贵有形”,又云“阴神能见人,阳神使人见”。阴神有影无形,称作鬼仙;阳神有影有形,称为天仙。我在广州时,听无忧子师云,丹道修炼,可得三种法身。一为“意生身”,可以随心所欲,真灵不昧;二为“炁化身”,可以聚则成形,散则为炁;三为“光蕴身”,是丹道性命双修的最高成就,可以出入光音天,万劫不坏。我想这大概是因为丹道修持或重性或重命之方法不同,因之法身的功能亦有所侧重,实则三种名相本为一体。“光蕴身”或即佛教金刚乘所谓像霓虹一样的“虹身”,为佛陀之“大乐智慧身”,可以“出有入无”,为佛道二教殊途同归之果位。今天但愿有人能发勇猛决烈心,据此法诀修成丹道,证得光蕴身,不仅可逃过地球生态大劫,且不怕核大战,或如陈撄宁先生所云,此人能“以伟大神通力,挽此世界末日之厄运”,则我“破戒”将丹诀公开泄漏,苟遭“天谴”,当亦无憾。

王重阳之《四得颂》,为三家四派丹法的总纲,凡丹道之真传无能背离者。准之西派秘传法诀“心息相依定动定”七字,凡得汞、得铅皆须“心息相依”,皆用“定”功,得命则为一“动”,得性复归于“定”。再依刘一明之丹诀,则得汞、得铅为“后天之先天”,得命为“先天之后天”,得性为“先天之先天”。其所传《修真九要》,亦与“四得颂”完全相符。依虚无丹法口诀,“以止念为经,以浑照、浑化为纬,继以浑忘为竟”,则得汞必“止念”,得铅须“浑照”,得命为“浑化”,得性即“浑忘”,此即《参同契》之“以无制有,器用者空”八字妙诀。又据谭峭“五忘仙诀”,“忘形以养气,忘气以养神,忘神以养虚,忘虚以合道,忘忘则功圆”,其忘形、忘气则可得铅、得汞,忘神则得命,忘虚、忘忘即可得性。其他同类阴阳之彼家丹法和龙虎丹法,仅是筑基功和得铅、得命,两步具体操作方法各有特点,但整个修持程序与《四得颂》完全一致。我这些年还收集有其他门派的修持法诀,与《四得颂》相较,无不若合符契。丹道总诀“虚寂恒诚”四字,亦可贯彻《四得颂》功法始终。我为编撰《中华道教大辞典》和写作《道教志》,曾花费多年时间苦读《道藏》,又遍访明师搜罗丹诀,深知其中甘苦。读者大多不似我这样以研究道教为职业,岂易遍阅丹经?其实万卷丹经,只要抓住“铅、汞、性、命”四字,便可入丹道正途,不必再受盲师、故纸之累。读者苟能按王重阳《四得颂》法诀修持,则可望“我命由我不由天”,达到张伯端所云大丈夫“功成名遂之日”。吕洞宾诗云:“九年火候直经过,忽尔天门顶中破。真人出现大神通,从此天仙可相贺!”

其实丹经中所云“灵胎”、“婴儿”、“骑鹤”等,皆是形象化的假名,不可执为实事。世上凡有名相之物,皆不是真虚无,不是真绝对,与道尚隔一层,故丹经云“身外有身未足奇,粉碎虚空方为真”。《金刚经》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我套用《金刚经》的句式,云“道言金丹,即非金丹,是名金丹”。我所披露的丹道法诀,即非法诀,是名法诀。谭紫霄《化书》云:“道之委也,虚化神,神化气,气化形,形生而万物所以塞也。道之用也,形化气,气化神,神化虚,虚明而万物所以通也。是以古圣人穷通塞之端,得造化之源,忘形以养气,忘气以养神,忘神以养虚,虚实相通,是谓大同。”这段文字颇具道学哲理,又隐有丹道法诀。由道而虚而神而气而形,为顺者生人;

由形而气而神而虚而道,是逆者成仙,仙人则可交通虚实,出有入无,仙人境界就是虚实相通的大同境界。王重阳祖师所传最上一乘丹诀,“以太虚为鼎,太极为炉,清净为妙用,无为为丹基,性命为铅汞,定慧为水火,以自然造化为真种子,以勿忘勿助为火候,洗心涤虑为沐浴,存神定息为固济,戒定慧为三要,先天之中为玄关,明心为应验,见性为凝结,三元混合为圣胎,打成一片为丹成,身外有身为脱胎,打破虚空为了当”。学者可以《四得颂》印证此最上丹诀,丹道程序和要点已了了分明。王重阳诗云:“一灵真性号金丹,四假为炉炼作团”,足见人之炼丹,无非是炼此一灵真性,炼此‘灵明性体’,炼此不生不灭之元神。道为绝对之宇宙本原,丹家炼神还虚,炼虚合道,与道合真,元神便有了道的绝对性,则可不生不灭,则可称仙称佛,这就是丹道的究竟境界。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