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道家养生与医药 > 丹道修炼 >

道教医药学

作者:胡孚琛      发表时间:2017-05-22 17:43:12        

医药学和养生学是中国道学重要的分支学科,又是道教仙术的重要内容。道教医药学大约分三个层次,内部核心层次是汤药及保健药品、针灸等,和现代的中医学范围相当;中间层次是气功、导引术等健身治病方法,相当于上文中的健身术;外围层次是符箓、咒语、药签及祝由、祭祀、驱鬼、盟誓等法术,这些法术在本书中略而不论,读者要了解道教中的斋醮、科仪、戒律、符箓、法术等内容可以参看专门的道教书籍。盖中国医药学源于先民治病的巫术,先民的原始宗教以为疾病是鬼神对人的谴告和惩罚,巫是鬼神和人之间交通的媒介,故巫可以用祭神驱鬼的方术疗病去疾。在中国医学史上最初巫医不分,其中祭祀神灵之法是祈求保佑之术,近世民间尚盛行不衰,如泰山碧霞元君祠每年接待的农村许愿、还愿的香客大多为求医治病而来。另一类针砭药石之术实际上源于巫的驱鬼之术,近世以符箓、神水等施术治病的道士当是这种巫术文化的遗存。养生学从广义上说几乎可以把道教的方术全包罗进去。在这里,我们采用现代医学和养生学的学科范围来界定道教方术的性质,仅从狭义的角度来论述医药、服食和养生的内容。

道教医药学继承了古代巫医治病的传统,它可分为医学和药学两部分。在中国医学史上,春秋战国时期由巫医阶段进化为方士医学阶段,当时名医扁鹊将“信巫不信医”作为“六不治”之一,说明当时巫医已经分家,世俗的中医学已不把祝由、祭祀、符水等精神疗法当作真正的医学看待,而道教医学则仍然保留了这些内容。《黄帝内经素问·移精变气论》云:“余闻古之治病,惟其移精变气,可祝由而已。今世治病,毒药治其内,针石治其外。”说明世俗的中医学承认移精祝由为巫医治病的主要方法,方士医家已不用,道教医学却仍保存了祝由科的传统。然而就世俗的古代方士医学而论,《史记·扁鹊仓公列传》便记有汤液、醴酒、石、挢引、案扤、毒熨、割皮解肌、湔浣肠胃、炼精易形等内外科治疗方法及切脉、望色、听声、写形等诊断方法,自夏商周三代而至秦汉,有食医、疾医、疡医、兽医之分,有针灸、推拿、切割、汤药之别。王孟英《归砚录》云:“考古治疾,无分内外,刀、针、砭、刺、蒸、灸、熨、洗诸法并用,不专主于汤液一端。”

古代中医学以针砭、熨灸、食疗、导引、按摩、行气、汤药等并重,内科、外科、妇科、小儿科、五官科、皮肤科、精神病科俱全,道教医学恰恰继承了这个传统,加之以古代祝由科所传的精神疗法,都保存在道教医药学文献里。例如在《太平经》中就有“以乐却灾法”、“草木方诀”、“生物方诀”、“灸刺诀”、“神祝文诀”、“斋戒思神救死诀”、“冤流灾求奇方诀”、“知盛衰还年寿法”、“方药厌固相治诀”、“盛身却灾法”等,将人的疾病同社会环境、心理环境、道德伦理、宗教信仰、自然界日月星辰的变化联系起来考虑,体现了道教医药学的特色。我国早期药书《神农本草经》,是体现仙道思想的药学著作,其中收入药365味,以合周天365日,药分三品,上品药声称有延年登仙之效。葛洪说:“古之初为道者,莫不兼修医术,以救近祸焉。”(《抱朴子内篇·杂应》)葛洪本身就是个医学家,其他如皇甫谧、陶弘景、孙思邈、杨上善等人,皆是道教医药学家。唐代著名高道孙思邈(541682)被后世尊称药王,享寿一百四十二岁,精通方药、针灸、导引、气法、房中诸医药养生之术。他著的《摄生论》、《保生铭》、《摄养枕中方》、《存神炼气铭》、《千金要方》、《千金翼方》等,在医药学史上占据重要地位。道学是中国医药学的理论基础,自古有“十道九医”之论。道家称“不为良相,便为良医”,良医既可医身,又可医国,这反映了道学文化“身国同构”的特征。我们前已说明,道教医药学大致包括三个部分的内容。其核心部分是仙药、本草、医方、针灸等,大致范围相当于世俗的中医学和中药学。二者的区别仅在于道教医药学多以延年益寿、还春驻颜的疗效为追求目标,其中有不少抗衰老方剂,甚至还有声称久服可以返老还童、长生成仙的“仙药”秘方,这同道教的教旨是吻合的。另外,道教药学以金石药、诸芝、滋补药为上品,这自然又和道士烧炼外丹黄白术的传统有关。道教医药学的中间层部分是导引、按摩、气法、辟谷、房中、存思、饮食疗养及起居禁忌等,这是靠自我摄养和调谐精、气、神来防病抗病的技术。道教医药学的外层部分是符水、药签、祝由、祭祀、斋醮等调整社会环境和心理环境的治疗方法,具有强烈的宗教特征。

由于道教医药学的中间层次(气法、导引等)已有专章探讨,斋醮、祝由、药签、符水、法术等本书存而不论,这里只重点研究其核心部分即仙药、本草、医方、针灸等。道教医学是一种社会医学,重视调节人的社会关系和心理因素,这是它的特征之一。它的另一特征是带有宗教性和人神交通的巫术倾向,例如其利用祭祀、符咒和药签治病就是证明。再就是道教医学以道教哲学的天人感应原理和阴阳五行学说作理论支柱,提出有道教特色的病因论。例如《太平经》中便以天地之气来解释病因,认为头疼是天气不悦,足疾是地气不悦,五内病是五行气相战,四肢病是四时气不和等。道教医学认为人体以气为本,治病就须调气,养气便能健身。《抱朴子内篇·地真》云:“一人之身,一国之象也。胸腹之位,犹宫室也。四肢之列,犹郊境也。骨节之分,犹百官也。神犹君也,血犹臣也,气犹民也。故知治身,则能治国也。夫爱其民所以安其国,养其气所以全其身。”道教医学的身国同构之说,乃《黄帝内经》中的思想方法,也是道家和道教哲学的思想特色。道家之学,虽多言治身炼养之事,实则与治国用兵、自然物理、经世权谋之理相通,是参赞天地之化育的大学问,中国医学辨证施治之术是道家思想的应用,因之后世有“上医医国”,“不为良相,则为良医”之说。道教医学还将宗教神学引入医学,将身体各器官部位都配备身神来管理,从而把存神作为道教医学的治疗方法。《黄庭经》不仅设置了各脏腑器官之神,各有姓字服色(汉代以来以姓字论门第,以服色别贵贱),并且还以三尸神作为害人身制造疾病的祸根,故道教修炼把除三尸作为目标之一。《太平经》云:

真人问曰:“凡人何故数有病乎?

神人答曰:“故肝神去,出游不时还,目无明也;心神去不在,其唇青白也;肺神去不在,其鼻不通也;肾神去不在,其耳聋也;脾神去不在,令人口不知甘也;头神去不在,令人眴冥也;腹神去不在,令人腹中央甚不调,无所能化也;四肢神去,令人不能自移也。夫精神,其性常居空闲之处,不居污浊之处也。欲思还神,皆当斋戒,悬像香室中,百病消亡。”

 《黄庭经》设置的三部、八景、二十四真的身神体系和《太平经》的身神治理说,为道教存思通神、悬像还神、静思斋戒等治病方法提供了根据。道教医学还有一些特征,那就是它重养生、重预防、将医药同人的饮食起居结合起来。《抱朴子内篇·地真》云:“是以至人消未起之患,治未病之疾,医之于无事之前,不追之于既逝之后。”以上都体现了道教医学区别于世俗医学的特色。

      本件作品为老子道学研究会官网原创稿件,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如获转载授权必须注明“来源:老子道学文化研究会网”,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了解更多信息,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老子道学文化研究会微信官方公众号”。

 

\

   人